你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测绘文化 > 职工园地职工园地

    成长的酸甜苦辣(罗兰文颖)
   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12-05 18:10:02 点击:

        从武汉到成都,从珞珈山到龙泉山,九个小时的高铁,说起来确实漫长,但比这一千多公里更漫长的,是从象牙塔走向职场的过程,是从懵懂走向成熟的历练,这一路,酸甜苦辣,尽是成长的况味。

        酸涩的是失去,是失去了学生时代的自由,天晴时骑车绕东湖、下雨时老泡自习的自由,是无论学习还是玩乐都用尽全力,没有羁绊的自由。当你的角色是学生时,世界总会给你无限的包容,你可以犯错,可以浪费,可以任性,毕竟你还那么年轻。而现在,我步入社会开始工作,便意味着我要担负起那一份社会责任,对工作,也是对自己的责任.而那些最青春的岁月就像一滴水走失在了海里,再也寻不来了。午夜梦回时,我也会想起在樱顶看的樱花,漫天粉白,簌簌落下,我想,那应该也是樱花最灿烂的年华吧。其实人生可能就是一段又一段的旅程交织而成的,说一声告别也许有酸楚,但是下一段旅程也未尝不是一片好风景。初入职场,可能会遇到从前不曾遇到过的荆棘,但那同时也是在开辟另一方天地。

        甜蜜的是收获,是我在自然资源部第三航测遥感院工作的几个月得到的关爱,是我那个时而孩子气,又时而很贴心的师傅所给我的关爱。他总是耐心地教我绘图,细心地给我指点,一步一步不急不躁。他会因为知道我起不来而每天给我带早饭,也会给我说他家乡的盐皮蛋好吃,然后第二天就带一个给我尝尝,也会在我因检查员严厉指正而眼眶通红的时候,在旁边安慰我说“这次的曲线画得挺好的,不要灰心。”直到现在,我回想起这些时刻,仍然会泛起甜甜的感动,他总是以他的方式,让我感受到像打仗一般的生产单位也会有另一种独特的温柔。刚到单位工作,难免有很多的不习惯,而他仿佛是在我深陷黑暗中孤立无助时点亮的一盏明灯。有时候,我也会想,在枯燥的工作中,也许能有那么几个人对你温柔以待,也是一份幸运吧。

        苦涩的是付出,是看立体看到吐,摇曲线摇到疼,苦的是挑灯夜战,是deadline将至。我问过很多人是不是都经历过这些,他们的回答都出奇的一致:“都是这样历练过来的,你刚来嘛,很正常的,多练练就好了。”可是当这个过程真的来临的时候,仍会觉得很艰难。“手是真的抬不起了啊,肩膀是真的痛得受不了了啊!”“为什么他们能画那么快?我就是不可以呢?”“还要练多久,我才会觉得轻松啊?”绘图时总会无数次闪过这些话,然后想起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里面,玛蒂达问里昂:“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?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?”里昂说:“总是如此。”可能绘图也是这个道理吧,成长不是不累了,只是不再喊累了。我知道终有一天,我会对吻醒我的痛苦报之以歌,因为正是因为这份苦在我脆弱的躯干之上绽放,才能让我的内心拥有更坚硬的内核。听过一句话:“你如今的气质里,藏着你走过的路,看过的书。”而现在,我却觉得,一个人的性格中藏着的是吃过的苦,还有咽下难以言表的泪。

        火辣的是成长,是被生活的耳光打得生疼,是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却又一无所能的无助。都说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而我却抱着一腔孤勇来到异乡,生活啊,全不是当初想象的那样。我开始操心衣食住行,并且小心翼翼地学着“大人”的模样去抵御风雨。每次和父母打电话,只能摸着扁扁的钱包硬着头皮说:“钱还够用,请你们放心。”以前总是想方设法地问父母要更多的钱,向他们诉更多的苦。而现在,只想让他们放心,让他们知道千里之外的我过得很好。也许父母的庇护总会让孩子失去逆风飞翔的勇气。而如今,我就像一只被踹下悬崖的鸟儿,在风中跌跌撞撞无依无靠,但我知道这对翅膀天生就该用来飞翔,这些羽毛总会愈渐丰满。好风凭借力,生活的风霜啊,尽管来吧。

        毕业工作接近半年,经历了不适,也收获了关爱,我始终相信那些吃过的苦头会变成我身体中最坚硬的骨头,而那些得到的爱也会成为流动的热血滋养心头,一点一滴,让我变得更加坚强,更加温润。